传统天子处事之余,在宫廷里都有什么消遣娱乐项目

网易订阅 体育娱乐 2021-09-13 读取中...

奔波在快节奏现代都会中的我们,在一日工作闭幕,拖着疲倦身躯回到家中后,或是读书,或是追剧,或是运动,总会为本身寻找喘息的空间。娱乐是生活中必须的消遣,是疲倦身心的充电器。传统帝王常年困于国是,为了祖先基业殚思极虑。在工作之余,宽裕四海的天子,又会何如自娱呢?

宫廷 娱乐丰富多彩,规模宏大,大致有文艺、体育、棋类、动物等几大类别。

图1清乾隆帝元宵行乐图轴「局部」一、文艺娱乐历代 宫廷 中都少不了文艺娱乐。

丝竹管弦,娉婷舞步,颇得帝王欢心。李夫人靠“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”的绝世舞步获汉武帝青睐,杨玉环一曲「霓裳羽衣曲」令 唐玄宗 痴迷,陈叔宝一支靡靡「玉树后庭花」响彻江南,高纬一曲洋洋「无愁」洒遍关东。从汉武帝到齐后主,从唐明皇到李后主,岂论雄才大略如故昏聩无能,天子都对音乐舞蹈听不厌,观不倦。

故事工整的戏曲也盛行历朝。作为早期戏曲,俳优戏在五代风靡 宫廷 。后唐庄宗李存勖极喜俳优戏,不仅观戏取乐,还不时袍笏登场,为自己取艺名“李世界”。唐穆宗李恒整日观剧,“倡优在侧,驰骋无度”。宋代南戏热闹,宋徽宗庆寿时以戏剧飨客。清代京剧鼓起后,宫中娱乐已而弗成离,同治、光绪、慈禧均倾心此中。

图2明朝「宪宗元宵行乐图」局部,杂技魔术杂技也是汉唐 宫廷 娱乐的一大内容。

汉武帝时,国力强大, 皇帝 常在上林苑中观看演出,大型把戏演出鱼龙曼延令时人大开眼界:武帝拥翠色锦被,倚玉几,高坐平乐观上,下方演员竭力趋奉。先是舞动彩色巨龟,氛围热烈时藏在巨龟中的演员一会儿将彩色神山放出到龟背上,这便是“蔓延”。

鱼龙则是演绎由鱼化龙的全过程,首先是祥兽猞猁口吐金块入水,然后猞猁转瞬造成比目鱼游玩水中,并不休喷出水雾,水雾弥漫四野之际,空气达到高潮,比目鱼消失,一条三十余米的巨大黄龙腾跃而起,气魄宏伟。这一史上着名演出给汉人留下相当颠簸的追忆,班固在「汉书」中对此进行了细致描写。唐代 宫廷 杂耍伶人归乐舞部分“立部伎”统属,演出技术精湛,白居易作诗称颂“立部伎,鼓笛喧。舞双剑,跳七丸。袅巨索,掉长竿”。

图3宋太祖蹴鞠图二、体育运动体育运动减弱身心,有益身体健康,在宫中也甚为通行。

力量型运动在早期 宫廷 较为流行。秦武王喜欢举重,常采取大力士作陪身旁,在占领韩国宜阳城后,传说风闻城中有龙文赤鼎,便急不可耐的来举鼎取乐,后果折膑身死。 相扑 可以实习奋斗技巧,早在西周便受到重视,周天子于每年孟冬时节都要欣赏 相扑 献技;汉武帝曾在长安举行 相扑 比赛,比赛之日万人空巷;魏武帝列 相扑 入宫中百戏;孙皓则令宫女戴金步摇,为其献技 相扑

更受欢迎的是球类运动。

足球早在「战国策」中便以“蹴鞠”的名字涌现,汉代尚踢用毛体系的实心球,唐代即“用皮,以胞为里,嘘气闭而蹴之”,并把网挂在竹上,设门“风致风骚眼”,球员布列半场,射球入“风致风骚眼”者为胜。汉武帝、汉成帝均喜好蹴鞠,曹操常将蹴鞠妙手带在身旁,高俅因善蹴鞠而青云直上的故事更是家喻户晓。

图4唐代「马球图」马球在唐代极为风行。大唐立国之初,李世民为操演骑兵,令军中常打马球。马球球大如拳,以坚韧木柴制成,漆成朱红色,外绘花纹。军士手持数尺长的彩绘球杆,骑在立即,用偃月形杖端击球,入对方门者为胜。唐宫中多有马球场,遍布大明宫麟德殿、中和殿、雍、殿等处,场合极为考究,“平望若砥,下看如镜”。

唐章怀太子李贤、 唐玄宗 、宪宗、穆宗、敬宗、武宗、宣宗、僖宗均酷爱马球, 唐玄宗 更是马球妙手。中宗景龙年间,吐蕃至长安迎娶金城公主,唐蕃于戏班进行马球比赛,吐蕃连胜宫中妙手,气焰嚣张,时为临淄王的 唐玄宗 于贵戚三人结局挑战,击败吐蕃,为大唐挽救局面。宋初马球尚较盛行,宋太祖也是个中在行;到了徽宗朝,上喜文事,马球日渐抛荒,以致将骑乘的马改为驴。

图5弹棋三、棋类棋类游玩开垦大脑,也是宫中消磨年华的好拔取。

围棋显现甚早,汉高祖刘邦便曾与戚夫人在竹荫下棋战。魏武帝常召围棋妙手入宫切磋;晋武帝司马炎则令中书令张华棋战,乃至延迟政务;宋武帝刘裕醉心于此,与妙手羊玄保下棋,以宣城太守之职为赌注; 唐玄宗 与贵戚棋战,目睹不敌,一旁观战的杨玉环便将怀中宠物狗扔上棋盘,玄宗顺势赖账了事,安史之乱后遁迹四川途中,玄宗仍不忘带上围棋手;宋徽宗亦爱围棋,常吟“忘忧清乐在枰棋”。明清两代,帝王亦多有爱围棋者,康熙、雍正、乾隆就是个中内行。

弹棋出现在汉成帝年间,盛于魏晋。弹棋的棋盘泛泛由石质制成,周围平坦而在中间隆起,黑白棋各有六子,玩耍时将棋子放在棋盘两侧,弹棋子超过跨过焦点击打对方棋子,先击中者为胜。唐朝自此,弹棋逐步失传。

图6斗鸡四、动物历代宫中多豢养各色动物,或以玩赏,或以取乐。

斗鸡是宫中盛行的动物游玩,早在西周宣王时便受到接待。大玩家汉成帝刘骜喜爱斗鸡,曾从越南获取几只善斗的长鸣鸡,成帝极为喜爱,连其微服嬉戏时都随身带着。唐代宫中斗鸡空气浓重,玄宗在大明宫和兴庆宫之间修建鸡坊,畜养上千只斗鸡。

斗蟋蟀行为另一项喜闻乐见的娱乐,在宫中经久不衰。宋理宗极好此道,奸相贾似道就是其斗蟋蟀的伙伴。明宣宗朱瞻基曾下密旨予苏州知府况钟,令其选蟋蟀贡献,时人作诗讥刺“促织瞿瞿叫,宣宗 皇帝 要”,清代蒲松龄更是将其写入「促织」一文。

娱乐一事,本为人之常情,无可厚非。然则天子高居庙堂,垂拱示范于全国,不行稍有不慎,故而时常受到朝臣阻难,难得尽享个中之乐。本日我辈亦然,休闲娱乐,须得张弛有度,娱身健体,颐养精神,方是个中正轨。

文:清凉山居士翰墨由史书大学堂团队创作,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版权声明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真人赌钱注册送钱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真人赌钱注册送钱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网站分类